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基础数据拿不到

2020-08-12 23:22

出现城市内涝,地面硬化是重要原因。最近二三十年内,城市中心区地表径流系数普遍由0.3增长至近0.7,每逢下雨地面上有近70%的降水难以下渗。建设既防涝、又抗旱的“海绵城市”成为最受关注的解决之道。

受访专家指出,经济下行压力下,地方“海绵城市”建设特别要防止奔着gdp效益而盲目开工、不讲科学的做法。完成生态改造,除了大张旗鼓地“建”,更要讲求生态平衡、尊重自然地“不建”。目前,一些城市防汛完全把“宝”押在铺设管网、建设泵站上,而对自然水系水网能填的填、能卖的卖,有些主城区水域面积率急剧下降到1%左右,仍然在填河造地、向水面要效益,一边扩张排水管网,一边在利益驱动下毫无节制地缩小自然水面,就好像拆东墙补西墙,捡了苞米丢掉谷子。

曾在美国联邦政府工作20年的林炳章告诉记者,自己在美工作期间曾仔细比对美国近100年来的降雨趋势变化,后来回国也想做相关研究,却发现这样的事根本做不起来。“在美国向政府获取数据是很容易的,我想要什么资料就向对口部门发一封电邮,大约一周以后需要的数据就会得到回复。但是回国以后,保密需要、单位纪律……什么理由都来了,仅拿到研究资料这一项,就难如登天。”林炳章说。

今年4月,财政部网站正式公示,镇江、南宁等16个城市入选2015年海绵城市试点城市。根据此前下发的文件,试点城市应将城市建设成具有吸水、蓄水、净水和释水功能的海绵体,提高城市防洪排涝减灾能力。此后,住建部门也出台专项文件,对“海绵城市”的建设标准和指标进行规范。

一位从事水文工作20多年的院校专家向记者反映,不交流、不合作、各扯一摊自己单干,是一些城市建设“海绵城市”的通病。一些城市热火朝天准备建设城市海绵体,但气象资料闷在手里不拿出来共享,水利部门插不进手干脆作壁上观,住建部门把着城市建设口,请的依旧是建筑、规划界人员来解决城市防洪体系问题,最后发现自己做不了,就到处“取洋经”,“参考”美国、日本、欧洲等地的“先进经验”。

入夏以来,我国多地遭遇特大暴雨,“城市看海”在多地重现。来自防汛部门的数据显示,今年全国已有154个城市因暴雨发生内涝。

受访专家指出,“海绵城市”要建得科学,基础性研究和观测必须先行。就像国家投资基础设施要摸清楚各个地区的人口规模,城市要解决逢雨必涝的问题,也要研究清楚究竟为什么淹水:是降水量超过管网标准、是城市布局失当,还是邻近的江河不能满足排水需要。

“以前批评城市建设是重地上、轻地下,不讲‘良心’,现在真金白银准备投入了,怕就怕钱花不到点子上”。多位水务研究人员在采访中说,“海绵城市”建设最怕布局和建设思路出错,但现在“九龙治水”的管理体制下,每个部门都从自己的专业和利益出发,很容易导致规划和顶层设计出现方向性错误。

城市建设非一日之功。水利专家认为,科学合理地布局建设“海绵城市”,目前最紧要的工作是完善顶层设计和确定防洪标准。“所谓顶层设计,就是规划。首先,要把一个地区各个时段内究竟有多少降水算清楚,其次,要根据水量大小和城市规模确定城市防洪标准和排水管道建设标准。有了科学的设计和规划,才能有科学的建设。”林炳章说。

基础观测研究还未及时跟上之时,不少研究人员担忧,以往抓项目、抓工程不抓科学实用的做法会在后续建设中沿用。南京市水利规划设计院规划分院副总经理杨红卫说,研究不充分、工程太仓促、建设一阵风,大干快上整出来的成果往往几年以后就要推翻重来。按常理说,“海绵城市”这类先进的建设理念在新开发区域最有条件落实,但实际上,很多地方连必要的先导研究、规划都还没做就要拍脑袋建设,没想清楚怎么建就先确定完工时间,等到建成以后,才发现这里不合理、那里用不上。

知名水文学家、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水文气象学院教授林炳章指出,全国200多座大中城市中,有2/3以上目前面临“一下雨就涝、没有雨就旱”的尴尬局面。

但从目前的情形看,处在“海绵热”中的各方对什么是“海绵城市”、怎么建“海绵城市”混乱不清。一说认识都“高度重视”,一谈实施都不知怎么落实,哪怕是一线的建设者,都普遍对“海绵城市”缺乏严谨科学的认知。一些规划人员认为,“海绵体”是给城区加几条给排水管道,另一些人认为多搞些草坪、添几个绿化带就行。

但从目前情况看,别说这些先导研究,就连获得这些研究需要的数据都困难重重。林炳章说,降水量是研究排水的最基本数据,但一个地区在一段时间内总共降下多少水体、城市需要消化多少水体,这些基本数据,相关部门都说不清楚。

“什么是‘海绵城市’?它是一个新工程、一套新系统,还是对现有防洪排涝设施的整合?”林炳章说,“海绵城市”要取得成效,建设之前就必须解决“是什么”和“怎么建”的问题。

但对各地建设中的“海绵城市”能否达到除涝抗旱的预期效果,水文专家及水利人士不太乐观。多位受访人士表示,目前多地进行的“海绵城市”建设和改造存在误区,有专家甚至预言,“按现在的模式建下去,五年以后,淹的城市还是淹,涝的地方还是涝!”

基础数据拿不到,有时也不是观测部门不愿给,而是过去观测工作没人做,积累下来的欠账太多。南京市城区防汛指挥部办公室科长孙红环介绍,前期数据和观测的缺乏,对现在的建设研究构成很大障碍。90年代以前,南京市降水观测点很长时间只有1处,近二十年才有所增加,过往的基础数据极其缺乏,即使防汛人员早就提出想依据水利大数据进行建设改造,也无从下手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