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1月27日上午

2020-07-20 18:53

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省人大代表在接受采访时提出:这个项目当初上马的背景值得深究。他分析,一是规划部门短视,只看眼前,不顾长远;二是长官意志,“拍脑袋”工程。一个项目无论是建还是拆,都应组织专家认真论证,都应广泛听取民意,还应建立严格完善的问责机制。

常州新源热电有限公司(下称新源热电厂)拆除工作已近尾声,这个造价上亿元却从未投入使用的项目,在当地已不算什么新闻。常州一官员称,这是产业转型发展的需求,不能叫浪费,是企业投资有损失、有风险。该官员同时承认,这个热电厂实际上是一个半拉子工程,属于违规项目。

据知情人士刘先生介绍,从常州市钟楼区2002年初成立钟楼经济开发区开始,新源热电厂就在筹备之中,目的是为钟楼经济开发区所有企业实施集中供蒸汽热电。该厂作为常州市供电公司的三产,与新加坡一家企业共同投资(属国资加外资),项目用地75090平方米,2004年2月9日开工,2005年5月基本完工。但由于没有立项,2008年12月《常州新源热电有限公司工程项目申请报告》呈报到国家发改委后,一直未获批准。

原钟楼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柯善学对热电厂造价表示并不清楚,但他指出,这是一个半拉子工程,一个违法建筑。“没有取得立项,从来就没有建好过,更别说使用了。”他称,2002年,园区(钟楼经济开发区)刚刚才建设,从当时来讲,这个热电项目应该是符合规划的。

那么,当时这个项目上马究竟是什么背景,后来为何又未获批文成为半拉子工程?新源热电厂从建设到拆除,到底花了多少钱、卖了多少钱?这个责任将由谁来承担?记者试图采访常州市供电公司党委书记许焕清、钟楼区区委副书记兼钟楼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周家林,但一直未获得回应。

1月27日上午,记者来到新源热电厂,整个厂房已经拆除殆尽,一些工人还在现场扫尾。办公楼仍然“健在”,进门处“厂训”赫然映入眼帘,令人唏嘘不已。

根据柯善学的说法,新源热电厂上马后,国家开始整顿小型发电项目,“产业转移后整个园区没有了用汽用电市场。”当地另一知情人士则指出,工厂未建成不能投产,无论对常州供电公司还是地方政府都是个负担,加上现在土地供应紧张,拆除老厂后引进新项目成为唯一的选择。而一份官方资料披露,新源热电厂被拆除的原因是“宏观政策因素以及钟楼经济开发区自身产业结构调整的实际需要”。

2011年7月,钟楼开发区管委会开始着手新源热电厂的拆除准备工作。据刘先生介绍,通过招标,浙江立德动力设备有限公司以1370多万元的价格买走了该厂机组设备,常州市顺通拆房有限公司则以36万元的价格拿到了总建筑面积1.8万平米的厂房拆除工程。

刘先生说,耗资近两亿元的企业,最后1500万元不到就处理了,真是浪费。然而柯善学并不这么认为,他说这不能叫浪费,是企业的投资风险和投资损失。

刘先生说,厂房、机组设备、办公大楼等全部加起来耗资达2亿多元。“属于先上车后买票,但是后来没有买到票。”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