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1949年

2020-06-25 17:52

与老人做过“遗体告别”后,老人的亲友前往昌平殡仪馆对老人的遗体进行火化。老人的长子韩志强说,父亲最近几年来的身体非常虚弱,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。“住一段时间,回家又得回去住院。”

“恭送亲人一路走好”,面对老人的遗体,老人的儿女一度哽咽,9名志愿者也眼含泪水。

今年已经50多岁的志愿者薛刚说,他于2012年认识韩玉衡老人,那时老人身体已不太好,这几年一直在与“病魔”做斗争,但精神状态一直都很好。11月7日中午,他突然收到老人儿子的短信,才得知老人病逝。

“得不到纪念章,得不到国家的承认,父亲非常难过。”最后经过一个多月努力,原单位工作人员将抗战70周年纪念章送到了韩玉衡的手里。收到奖章,韩玉衡很高兴,虽然说话很没力气,但也一直说感谢国家。

姜老回忆,1949年,二人报名陈明仁与陈潜发起的和平起义。“但当时起义部队开拔时我没赶上,而韩老跟着部队,我们就这么分开了”,两人自此失去了联系。没想到两年后,两人还能再次相见。两人在病床前聊了一个小时,在激动时更是唱起了军歌。

11月7日凌晨1点40分,抗战老兵韩玉衡在海淀医院逝世。昨日上午,老人的亲属在海淀医院为其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。来自北大、北航以及各行各业的“关爱抗战老兵”公益执行团队的9名志愿者,特意请假赶来送老人最后一程。

姜立诚,曾经在长沙第九战区司令部参谋处做文书工作;韩玉衡与姜老同在长沙第九战区司令部,在编译股做校对工作。

“我刚到司令部那年才15岁”,姜老回忆道,二人当年是在司令部报名时认识的,韩老比他大10岁,处处都很照顾他,“1944年二人去游泳,我不太会水,差点淹死,是老韩救了我,他是我的恩兄”。

老人的大女儿韩双清说,老人患的是综合病,心脏、肾、胃都不行了,老人在最后一个月里,“只能吃流食和输营养液,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所以没有留下任何遗言”。

韩玉衡老人1913年出生于河北,年少时在天津法租界一家煤厂当店员。1939年,韩玉衡成为国民党的一名通信兵。长沙会战四战三捷,使日军惨败,死伤达几十万人。第四次长沙会战,长沙失守。1944年6月,韩玉衡跟随队伍向衡阳、汝城方向撤离。

京华时报讯(记者马金凤)11月7日凌晨1点40分,曾参加四次长沙会战的102岁抗战老兵韩玉衡在京逝世。昨日,老人遗体告别仪式在海淀医院举行。随后老人的遗体被火化。

在韩玉衡去世一个多月前,他还拿到了抗战70周年纪念章。韩志强称,知道国家有这个发放纪念章的事情,但不知道如何申请。后经过志愿者的帮助,韩志强找到了父亲的原单位,翻看了父亲的档案,看到了抗战的记录,但原单位却回复说整个单位只有6个人有纪念章,而其中并没有父亲的。

据有关媒体报道,韩玉衡曾回忆说,经历过最危险的一战是在1944年冬天。当时韩玉衡奉令去一支守河部队联系船只,安排人员和物资转移事宜,正办理交割手续时,突然被日军包围。韩玉衡急忙扑倒躲避,但子弹像雨点般呼啸袭来,枪声直到天黑才止息,韩玉衡站起来,发现满身衣服开花,棉衣被打了十几个窟窿。

今年“9·3”阅兵日,来自长沙的生死兄弟92岁高龄的姜立诚从长沙赶赴北京,并在组委会的帮助下与战友韩玉衡重逢,这一天,两人等了60多年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